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许小姐要问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每个月顾寒州给你开的工资多少啊?”

    安叔闻言有些疑惑:“许小姐怎么问这个了,我倒没有固定工资,先生每个月初会给我一点零花钱,让我置办家里的一些东西,还有买菜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零花钱是多少啊?”

    安叔刚想说十万左右,但是想到先生说要低调,千万不能吓到许意暖。

    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,安叔笑着说道:“不多,才五千。”

    “五千啊,这么多呀?”许意暖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安叔立刻改口:“其实我每个月还有剩余,大概三千左右,都交还给先生了。”“哦,这才对嘛,你我、还有顾寒州,偶尔姜寒过来吃饭。就这么点人,五千的开销的确是有些大了。安叔一看就是会过日子的,安叔你去菜市场会要折扣吗?我告诉你,那些卖菜的利润可大了,你要是买

    的多,讨价还价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当然。”

    安叔默默地擦了擦汗,不自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安叔长这么大,从未去过菜市场。

    别墅的菜都是从有机农场送过来最新鲜的。

    许意暖掐指算算,每晚在酒吧打工大概是八十多,一个月下来也有两千快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安叔,以后我每个月给你两千块好不好?你就不要问顾寒州要钱了,他赚钱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许小姐怎么会有钱?”

    “私……私房钱啊!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问起来,我该如何回答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你之前的钱没花完,手里还有结余,多隔两个月去要一次,这样就好啦。这是我们的秘密,不要和顾寒州说哦!”

    她扬了扬尾指,要个按说拉钩上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叔温和的笑着,和他拉钩上吊盖章。

    晚餐很快就准备好了,安叔上楼请顾寒州下来吃饭,将这件事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要不要告诉许小姐,其实我们家很有钱?”

    “她喜欢节俭,让她花钱不如让她攒钱,这样她才会快乐。先不说吧,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你这长相也瞒着,钱财也瞒着,要不是知道你在意许小姐,我都要以为你是骗婚的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在骗婚!”

    如果告诉许意暖自己是富商大亨,平日在家什么都不做就能日进斗金,那他可爱的小妻子会不会吓得跑路?

    顾寒州下楼,许意暖已经给他盛好了饭。

    “赶紧来吃吧,不然饭菜就冷了,安叔也坐下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入席,许意暖开始绞尽脑汁,如何开口问工资,而不显得唐突?

    “今天十五号,发工资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顾寒州好似在她肚子里放了蛔虫,竟然知道她心里所想!

    “啊?是吗……那你……工资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先生工资这个数!”安叔插嘴道,摆了五个手指。

    楼上他们已经商量过了,定个五十万,显得不寒酸,也不是那么夸张。

    “五万?这么多?”

    她惊呼出声,安叔和顾寒州齐齐被饭菜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吃饭小心点,来喝一口汤!”

    许意暖急忙盛了两碗汤放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顾寒州没想到自己的小妻子太实诚了,一点都不往高了想,竟然认为他只能赚两万,而且还嫌多!“许意暖,我在你眼里,只能月入五万?”他缓过来,无奈地说道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