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应了一声,觉得困意袭来。

    他的怀抱很暖和,就像是避风港。

    她躲在被窝里,蜷缩在他怀中,好似都听不到外面打雷下雨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很快就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寒州半点情欲都没有,他只觉得自己要是有点那种想法,好似都玷污了心爱的小丫头一般。

    “真是造孽,意淫一下自己的未婚妻,竟然都让我觉得犯罪,这以后真的要吃了,那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寒州开始头疼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许意暖去上课,顺便打电话告诉白欢欢,顾寒州已经把工资卡上交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欢欢,你什么时候有空啊?好多题不会做,好难……”

    她学的是财经专业,自己倒不是很喜欢,当初填专业的时候,是许业成帮她填的。

    估计是想她学点东西,好帮助许氏吧。

    但许意暖觉得自己头脑的那点东西,已经被高考消磨殆尽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哪里有空,我以为实习生肯定很轻松,没想到事情多的要死。要不你去问言诺吧,反正我有什么不懂的都找这个学霸。”

    言诺是白欢欢的同班同学,很喜欢乐于助人。

    以前他还是学生会会长,意暖入会的时候,他关照不少。

    意暖也知道,他是看在白欢欢的面子上,才对自己关爱有加的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搞不定了,只能求助师兄。

    每次让她做财经报表的时候,还有税务计算题,她都有种想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联系了言诺,约在自习室。

    言诺一出来,就吸引了不少女性的目光。

    言诺高高大大的,因为常年打篮球所以身材很好,再加上长得不错,一度被评为校草。

    只是校草的感情状态却是个谜,因为他不排斥任何一个女生的靠近,和不少人传绯闻,可就没有一个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学长!”

    言诺见她笑了笑,坐在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他很耐心的给她说题目,可许意暖的脑袋的确不够用,各行各业税率都不一样,计算题很麻烦。

    言诺足足教了她一下午,许意暖依然处于半懂半不懂的混沌状态。

    “要不晚上你视频找我,我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找你,不太好哎,学长也要休息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你明天不就要交作业了,今晚早不赶工,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他无奈的摸了摸她的脑袋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感激学长了,不过我晚上可能会晚点找你,还要去做兼职。”

    “欢欢告诉我了,她说今晚有事来不了了,让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麻烦学长了!”

    许意暖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言诺只是笑笑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下课陪她一起来到酒吧,一直在角落安静地等待自己。

    刘姐注意到,忍不住笑到:“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许意暖连忙摆手,生怕刘姐误会什么。刘姐笑道:“看来并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,小男女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,喝两杯就能开口了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