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白欢欢狐疑的看着她:“怎么?你和顾老三是不是性生活不和谐?外界传言,顾老三不行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许意暖听到这话,老脸一红。白欢欢问的实在是太露骨了,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计较这些,但难保自己以后不会计较。

    她没有尝过男欢女爱,要是一辈子不尝试,也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确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因为她从小就得不到父母的爱,所以她想有一个下一代,可以弥补自己的缺憾。

    顾寒州要是一辈子不举的话,她倒是可以做试管,虽然痛苦了点,但总算是个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她也不好意思和白欢欢说这么多私密的话题。

    她连连摆手:“没有,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,怎么知道这种事呢。你别乱想,吃饭吃饭!”

    “意暖,你婚前一定要试一下,不行还可以退货的!一旦结婚上了贼船,再想离婚可就难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指点,小的受益匪浅。只是我很好奇,你怎么说起来头头是道的,是不是有什么经历啊?”

    白欢欢没好气的白了一眼:“小丫头片子,姐姐可比你聪明多了,我是怕你上当受骗好不好。下午一起去图书馆,我下明天就要开始实习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两人吃完饭后,就一起前去图书馆,没想到半路许意暖接到了电话。

    许莹莹说在第四教学楼等她,让她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许意暖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,让白欢欢先去图书馆等自己。

    第四教学楼早已废弃,因为建筑年代久远,学生搬走后,这儿就空置了,等着拆迁重新建楼。

    所以这儿很萧条,基本上没人会来这儿。

    她在一楼教室里看到了许莹莹,她背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姐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许莹莹转身,二话不说竟然朝着她的脸,狠狠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许意暖猝不及防,半张脸重重偏向一边,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疼,很疼很疼……

    之前顾霖打下的伤痕还没完全消散,没想到现在又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她捂着脸,心里有了火气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打我?”“你这个贱人还好意思问我?你竟然勾引你未来姐夫,你到底要不要脸!果然有什么要的妈,就有什么样的野种!怎么,知道顾寒州在家不受宠,你就打上顾霖的主意吗?你竟然还害得他受伤住院,你这个

    贱人,我今天就撕烂你的脸!”

    许莹莹声音尖锐,面色狰狞,显得整个人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顾霖受伤成那样,要足足卧床一个月,就止不住的心疼。

    顾霖一口咬定是许意暖勾引自己,并且栽赃陷害,伪装成受害人,顾霖就受到了惩罚被顾寒州打成了那样。

    许莹莹照顾在病床前,这口气始终咽不下,所以过来找许意暖。

    她看着许意暖那姣好的面容,心中妒忌发狂。

    她要撕了这张比自己好看的脸。

    许莹莹冲了上去,许意暖这次有了防备,身子灵活的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勾引顾霖,是他想要对我图谋不轨!”

    她蹙着眉,急急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更加激怒许莹莹。

    “顾霖是什么样的身份,会看上你这种女人?你老公是个丑八怪,你也应该是个丑八怪,这样你们才是一家人!”

    许莹莹叫嚣着,就用那锋利的指甲冲着她的脸颊狠狠抓去。

    许意暖快速闪躲,但身后是桌子椅子,她的腰肢不小心撞在了上面,疼的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她没能躲开,身子后仰,脸很险的躲开。

    这一爪子狠狠地抓在了她的脖子上,瞬间出血了血痕。

    许意暖见解释没用,不禁狠狠咬牙。

    她已经退让够多的了!她见准机会,一把抓住许莹莹的手,冷道:“你不要太过分,从小到大我都让着你,要不是因为你,我也不会刚刚成年就和顾寒州订婚!你不愿嫁的人,却让我来买单,难道这还不够吗?况且,养育我的是

    爸,不是你和你妈!你要是再对我动一下,试试!”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一直退让,为的就是在那个家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她不想被欺负,不想被笑话,所以活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离开了许家,是顾寒州的未婚妻,她终于逃脱那个牢笼。她和顾寒州好歹有婚约在身,而许莹莹是顾霖的女朋友,不管怎么说,她的辈分都比她大一辈,她有什么资格教训自己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