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莹莹没想到许意暖竟然会反抗,她气得跺脚,想要把手抽回来,但奈何没有许意暖的力气大。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,肩不能挑手不能扛,标准的温室花朵。

    可许意暖不一样,她在家里经常下厨房,拖地浇花,样样都干。

    因为她生在许家不是来享福做千金小姐的,而是来还债的,还她妈妈的债务!

    她的戾气,可不是许莹莹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疯了!”

    许莹莹抬起另一只手,还想给她教训,但许意暖却将她的身子给狠狠推开。“许莹莹,你再敢动我一下试试?你还想不想进顾家的大门了,你和顾霖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听说顾霖母亲嫌弃许家的家世,一直不同意是不是?如果我再跟顾寒州吹吹枕边风,让他在老爷子那儿说几

    句,你以为你还能进顾家吗?”

    许莹莹听到这话,立刻慌了。

    她如此费心费力,不就是为了嫁入豪门吗?

    她狠狠咬牙,心有不甘的看着许意暖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竟然妄想踩在她的头上,想要威胁自己。

    她眯了眯眸,道:“许意暖,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说完她转身离去,高跟鞋踩得咚咚响。

    许意暖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刚才撞在桌角,腰疼的要命,站都有些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但她不想在许莹莹面前表现狼狈,不然她都要看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痛走到门边,想要出去,没想到许莹莹竟然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许莹莹得意的站在窗外,手里拿着钥匙冷笑道:“许意暖,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?我要是进不了顾家的门,你也别想进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将钥匙扔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许意暖气结,但是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这儿根本不会有人经过的!

    她赶紧掏出手机,却发现手机没电了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她颓废的坐在凳子上,腰疼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真是倒霉,应该提防许莹莹的,她来找自己,肯定不会有好是的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转眼就到了傍晚,天空阴沉沉的,看来有一场暴雨。

    许意暖又渴又饿,身上穿的又单薄,冷风吹进来,她总觉得屋子凉嗖嗖的很吓人。

    天快要黑了,这儿没有电,会不会有什么别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她一想到这个,身子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空响起一阵惊雷,大雨磅礴落下。

    天,渐渐黑了。

    她能看到别的地方的灯火,但唯独这儿是黑漆漆的。

    天一直在下雨,连月光都没有。

    冷风吹得门窗哐哐作响,仿佛有冤魂啼哭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许意暖紧紧地蜷缩成一团,小小的身子缩在墙角,是那样的狼狈。

    她很怕黑,小时候被许莹莹恶作剧,关在了小仓库里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许莹莹还故意告诉她鬼故事。

    那穿着血衣的小女孩,那没有舌头的老婆婆,还有魑魅魍魉……

    甚至,许莹莹还扮鬼吓她。

    那一次,她高烧不断,反反复复一个月,差点把命交代出去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她就不敢一个人走夜路,再也听不得鬼故事。晚上睡觉都是要开一盏小夜灯,不然她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“有谁……能救救我……顾老三,你在哪儿?”许意暖也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此刻,她想到的第一个人,竟然是顾寒州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