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意暖闻言立刻很狗腿的把作业拿过来,说来也惭愧,明明都上大学了,她感觉此刻自己还像个小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她本来没有对顾寒州抱有什么希望,但是没想到这些他竟然都懂。

    奸商!

    一定是妥妥的奸商,这么难的经济学问题,竟然都知道!

    顾寒州一一分析给她听,他的声音很低沉沙哑,好听的不得了,典型的低音炮。

    用网络用语,那就是能让耳朵怀孕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她情不自禁的被他声音吸引,全程都不知道他在讲哪一题,一直盯着顾寒州看。

    他亮片性感菲薄的唇瓣上下开阖,低沉的嗓音沉沉悦耳,他眉眼低垂,耐心切认真。

    许意暖一时间看的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最后,顾寒州一题讲完了,道:“你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抬眸,就看到她的小妻子正盯着自己,竟然……走神了?

    顾寒州顿时有些无奈,敲了敲她的脑袋:“看够了吗?你口水要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闻言,回过神来,赶紧擦擦嘴角,发现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顿时窘迫的要命,面色绯红。

    “你穿成这样,如此饥渴的看着我,是想和我发生点什么?”

    顾寒州好整以暇的笑着,那笑带着特殊的魔力。

    促狭轻佻,但是却有魅力无限。

    有些坏坏的,荡人心魄。

    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朝着脑袋冲去,脸颊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她眼神无处安放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能重新说一遍吗?我……我这次一定认真听。”

    顾寒州无法,只能又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意思啊,为什么听你这么一说,好似简单了很多?学长说的时候,明明很复杂啊!”

    顾寒州听到这话,不客气的拍了拍她的屁股:“你男人是谁,这么多年经商是开玩笑的吗?找老师都不会找,就你这脑袋还想考及格?”

    “我不仅想考及格,还想考会计证呢……”

    许意暖撇撇嘴,她虽然笨了一点,但是她还是很有志气的好不好!

    “以后我辅导你,来我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些书。”

    他牵着她的手,他的手很大,能够完完全全的包裹住许意暖的小手。

    她有些宫寒,所以长年累月手脚都是冰冷的。

    每次被他捂着,小手不一会儿就暖和了,这种感觉可真好。

    许意暖来过他的书房,全都是金融方面的,她看着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他挑了几本最基础的,道:“多看看,对你考试有帮助。以后早点回来,我给你复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许意暖乖巧的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顾寒州又给她分析了几道经典案例,她听完后好似茅塞顿开,几道题刷刷刷就写完了。

    她一脸崇拜的看着顾寒州,上前直接抱住他的脖子,在他脸颊上啵了两口。

    顾寒州顿时觉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哎,现在他觉得只要牵牵手,抱一抱,没事亲个嘴什么的,他就已经爬上人生巅峰了。许意暖带来的幸福甜蜜感,像水果糖,味道是甜的,而且回味无穷,无可替代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