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吃吃吃!

    你就知道吃,你知不知道你老公被人挑衅了?

    顾寒州深呼吸一口气,真怕自己和毛头小子打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年纪一大把了,要“以理服人”,不能动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上车,让叔叔开车去!”

    许意暖觉得喊叔叔很好玩,到现在都没听过,估计已经忘记屁股之痛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后面车门,很自然的就要坐进去,然后言诺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顾寒州顿时就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意暖,你坐前面,我和言诺坐在后面?”

    “啊?你们两个看起来都挺壮的,会不会有点挤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顾寒州冷冷看去,从鼻腔里发出声音,婉转上扬,带着几分戾气。

    她顿时畏惧的缩了缩脑袋,知道顾寒州不悦,赶紧麻溜的下了车,灰溜溜的打开前面车门。

    姜寒投来一抹“自求多福”的目光,看得许意暖云里雾里的。

    她有些紧张了。

    她做错什么了吗?

    后面顾寒州和言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没想到说着说着竟然跑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言诺笑看着前面的许意暖,道:“意暖是个很优秀很聪明的女孩子,在学校人缘很好。老师和辅导员对她的印象都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觉得她笨的像头猪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应该还不了解她吧,毕竟许顾两家也是近日才要结为亲家。我看叔叔对意暖很好,叔叔也很喜欢这个后辈对不对?的确,意暖很讨长辈欢喜,我爸对她赞不绝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?她都见你家长了?”顾寒州的声音幽幽的溢出菲薄的唇瓣,车内的空气似乎都凝固几分。

    明明是炎炎夏日,许意暖却觉得好冷啊……

    完了完了,她似乎感到了杀气,她什么见过学长父亲啊?

    “学长……你弄错了吧,我什么时候见过你爸啊?”

    “有一次我爸来学校迷路了,问你指路的,还和你问到了我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许意暖搜索脑海,好像的确有那么个中年男人,笑眯眯的,给人和蔼可亲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人竟然是学长爸爸?

    “叔叔,只是指路而已!”她苦兮兮的说道,顾寒州你看,我没干坏事对不对?

    她看过去,想要传递讯息,可顾寒州却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叔叔很满意意暖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言诺有些羞涩,面颊都微微红了,垂下了眼眸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许意暖心脏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学长这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你是就是,你害羞什么劲?

    很快车到了目的地,是学校附近一家有机餐厅,饭菜超级贵,许意暖也只是听说而已,毕竟没钱过来吃。

    “叔叔进来尝尝,这儿的口味很好,食材都是新鲜有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很会挑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意暖嘴巴挑剔,吃不得地沟油。只要饭菜不健康,立刻能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很了解她?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的应该还不够,以前在一个部门里工作,我经常给意暖带饭,带的就是这家。”

    许意暖听完后目瞪口呆,合着她以前吃的饭菜都这么贵?学长啊,你直接送钱就好,何必送饭呢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