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寒州目光深邃的落在她受伤的脸颊上,冷声说道:“讨债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敲打在她心头,让她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他要护着自己,去找许莹莹麻烦吗?

    当许意暖站在许家大门口的时候,心里是有点担忧的。

    许莹莹嫁入顾家势在必得,以后要是和顾霖结婚了,那就是顾家的少奶奶。

    顾霖的父亲在顾家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,老爷子手中二十,董事会二十。

    而顾寒州只有那小小的百分之十的股份。

    现在要是找许莹莹麻烦,万一惹怒了顾霖,最后承担一切的可是顾寒州啊!

    她拉住他的衣袖,道:“这件事交给我解决吧,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而连累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,那我还算什么男人?”

    这话一字一顿的从他那性感菲薄的唇瓣中溢出,字字虽然冷沉寒彻,但是落入许意暖的耳中,却是那样的温暖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除了最好的邻家哥哥,还没有人说过保护她的话!

    她早已习惯了一个人,默默忍受,不愿声张。

    除非被欺压到了极点,她才会反抗。

    其实她不是软弱,而是深知自己太过渺小。

    鸡蛋和石头抗衡,最后只会鸡蛋破碎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惹上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能给我惹麻烦,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顾寒州缓和了面色,整个人都显得温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许意暖还想再说点什么,可是顾寒州不给机会,直接紧握住她的小手,带她入内。

    佣人看到许意暖身后的顾寒州,吓得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爸呢?”

    佣人指了指客厅,依然是惊恐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寒州淡淡的扫了眼,眉眼中的寒意不言而喻,直接把佣人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而许家三口人根本没意识到有客人,正在客厅的沙发上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许莹莹眉飞色舞,说着昨天的趣事。

    “妈,你是没看见,许意暖被关进去后,脸色刷的一下,变得苍白无比,又是生气又是害怕的看着我,那表情别提多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莹莹,意暖怎么说都是你妹妹,你也不要太欺负她。你们以后都是顾家的人,相互扶持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许业成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有些不妥,但也不会指责许莹莹,毕竟这个女儿才是自己的心尖肉。

    陈勤云听到这话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也别怪莹莹,你也不看看你二女儿做的好事,竟然去勾引人!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妈,就有什么样的女儿!这事要传出去,人家可笑话死我们许家了!”

    “妈说的不错,我以后可是要进入顾家当豪门太太的,她算什么顾家人!谁不知道顾寒州长得丑,又没什么能力,在顾家根本说不上话。等我进了门,就将许意暖狠狠踩在脚下,让她一辈子翻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许莹莹恶狠狠的说道,似乎已经看到许意暖跪在脚边,像个哈巴狗一样臣服的场面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她便畅快的笑了,恨不得早点嫁进去,好看许意暖难堪的面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一道寒峭的声音,不带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就这么想欺负我的妻子?”此话一出,客厅三人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