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现在很想找个明白人问一问,不要自己在这儿胡乱猜测,她求救一般的看向顾寒州。

    而顾寒州此刻也看着她,那幽寂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的身上,带着冷意还有……

    怒气。

    顾寒州生气了。

    可她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言诺给她盛了一碗汤,道:“趁热喝,补补身体,你太瘦了,我真担心一阵大风刮来就把你吹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吃了,我突然有点不舒服,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许意暖心慌了,不知道如去应对言诺对自己的好,赶紧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“意暖!”

    言诺急急起身,喊了一句,但却没有追出去。

    他涵养好,总不能把顾寒州一人丢在这儿。

    他重新坐下,给许意暖发消息,当她到了学校,给她短信。

    发完后,他再看向顾寒州:“我很早就听闻三叔大名,今日有幸一见,真是晚辈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我怕你以后再也不想看到我。”

    顾寒州不疾不徐的说道,言语虽然清淡,但是却无人敢忽视其中的力量。

    顾寒州一向低调,帝都报道少之又少,但是父亲说过,这人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顾家内部争斗那样激烈,顾寒州这些年都能好好活着,可见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而且,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才能留下这半张脸的伤疤,和着满身骇人沉敛的锐气。

    宛若宝剑封鞘,并未显露锋芒,都有些让人不敢正视。

    那双眼……深邃幽暗,暗藏臣服。言诺很圆润,笑了笑道:“我以后会继承家父的产业,难免和生意人打交道,以后恐怕还要仰仗三叔。我看得出,三叔对意暖也很关心,她也的确是一个让人愿意值得对她好的女孩儿。三叔虽然是顾家人,

    和许家并不亲和,但却能关照意暖,言诺再次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我关照她,这是我和她的事情,要感谢也是应该她来感谢我,你感谢我做什么?况且,她按照辈分,的的确确喊我一声三叔。可我和言家,并非亲朋好友,这三叔我担当不起。我也有事,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顾寒州态度冷漠,轻轻放下筷子。

    筷子搁在瓷碗上,发出清脆的一声,微微敲打言诺的灵魂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顾寒州的态度越来越不友善,难道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吗?

    顾寒州离去,言诺也无心吃饭,赶紧回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她回到了宿舍,没想到室友告诉她,言诺在楼下等着,说有事情找她。

    室友打趣:“看你这两天和学长那么紧,你们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许意暖连连摆手,生怕他们胡乱猜测。

    “没有?我看言诺学长和你走得很近呢!你坦白说,你到底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不喜欢言诺学长,况且……我已经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,从她逃跑到现在,顾寒州都没联系自己。

    还在生自己的气吗?

    她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让言诺等太久,便下楼了。

    “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不敢看言诺的眼睛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