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业成最先反应过来,看到顾寒州的那一刻,心脏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他急忙起身,连忙叫来佣人,怒喝:“客人来了也看不见,还不赶紧倒茶?您一定就是顾三爷吧,怎么突然来了,请坐请坐!”

    随后,他赶紧给许莹莹使了个眼色,让她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顾寒州带着许意暖登门拜访,一定是针对昨天的事。

    许莹莹不是傻子,赶紧转身离开,却被顾寒州叫住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短短两个字,沁入众人耳中,带着不可忽视的威压。

    许莹莹双脚像是灌铅一般,竟然迈不开半步,僵硬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求救一般的看向陈勤云,陈勤云将她拉到身边,笑着说道:“三爷来了,快请坐下说话。三爷来是为了婚事吧?”

    顾寒州不理会众人寒暄,直接拉着许意暖坐下。

    他双腿优雅叠起,即便比他们三个矮了半个身子,但气场上,却足足碾压。

    他冷眼扫过众人,最后直直的落在许莹莹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老婆被人打了,我来看看行凶者。”

    许业成听到这话,心头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三爷说笑了,她们两姐妹玩闹不知轻重,这……这怎么能算行凶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玩闹,那我确实不应该说的如此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玩闹而已!莹莹,还不过来给你妹妹道歉。”

    许莹莹有些不甘心,但她现在到底不是顾家的人。即便知道顾寒州在顾家是个纸老虎,不受宠,可也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而且,她一看到顾寒州那凶神恶煞的伤疤,就觉得吓人,跟鬼一样。

    她如果变成这样,还不如死了算了!

    她慢吞吞的走上前,别扭的说道:“对不起,是我不知轻重。”

    许意暖听她道歉,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,但这事也算是有个解决方案了。

    她拉了拉顾寒州的大手,小声道:“我们可以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顾寒州没有回答,拉着她起身,让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件事总算结束了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他却将她拉到了许莹莹面前,道:“意暖,你让我看看昨天你们是如何玩闹的。她如何对你,你就如何对她,我对你们姐妹两的玩闹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顾老三?”她愣住,他的意思是要自己打回这一巴掌吗?

    “怎么,有问题吗?”他紧了紧她微凉的小手:“天塌下来,都有你老公给你顶着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许意暖听到这话,心脏都是暖融融的。

    被人保护的滋味真的很好,她会迷恋上这种感觉的!

    既然顾寒州这样说了,许意暖便鼓起勇气,想要把昨天的那巴掌讨回来。

    大不了以后陪顾寒州一起吃苦好了!

    许莹莹察觉到她的动作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她惊恐的摇头,怒道:“你不可以打我,你凭什么打我,我是许家的千金小姐,我是顾家未来的少奶奶!你不能打我!”

    她躲在了许业成的身后。

    许业成头大如斗,之前顾寒州身边的秘书姜寒就过来找他一次,说许意暖是顾寒州看上的女人,是顾家未过门的媳妇,许家要是再敢欺负许意暖的话,那顾寒州就会不客气。

    他那个时候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,他的宝贝女儿就闯祸了!

    许莹莹要是挨打,他自然心疼无比。

    他站出来看向许意暖说道:“意暖,你劝劝三爷,这件事算了吧?莹莹做错了,爸爸跟你道歉好不好?”

    许意暖正在犹豫的时候,身后传来顾寒州不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意暖,她如何对你的,你就如何还回去。许先生,我老婆要是做错了什么,我在这儿也跟你提前道歉。”此话一出,将许业成堵得死死地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